当前位置:首页 >> 安全

阿蒙第三十八章宿醉网络

2020-09-24 04:29:54 来源:北票汽车网站

阿蒙 第三十八章 宿醉

周围人群七嘴八舌的讨论声轰轰传来,姬歌放弃了继续去想,反正对于荒原来说,自己不过只是一个过客,无论是非仇怨还是血腥秘闻都和他无关。

半晌,分散了下赌的财物之后,见空无一人的高台之上再无热闹可看,人们渐渐三两离去,胡子男也啧啧嘴,抚着自己的胡须向他们说道:“走吧,那人被“老不死”抓走了,嘿,没活路了!”

一行人刚走出没多远,身后就传来一声脱口而出的惊诧之声。

“姬歌?”

姬歌顿了一会,随即缓缓转过身,果然是之前在城门酒馆看见的黑衣少年,身后跟着几个身材威猛的大汉,没想到自己身上穿着肮脏的毡衣,他居然能认出来。

姬歌淡淡地看着他,没有回答,而一旁的石鲁也疑惑不已。

“哦……没事,认错人了……呵呵。”黑衣少年一怔,立即反应过来,脸上堆起笑容向他赔礼,眼中有异色一闪而过。他身后的几个大汉都暗自露出奇怪的神色,仿佛在他们眼中此人不应该是如此。

姬歌多看了一眼黑衣少年,确认自己的确对他没有一点印象,向胡子男开口道:“走。”

胡子男望着黑衣少年身后几个熟悉的身影,腿都有些软了,此时听到姬歌的话连忙答应:“对,对,好,走走……”

当几人走出了黑衣少年的视线,黑衣少年像是想到了什么,忽然冷笑一声,就这样直直看着,冷声道:“我们也走吧,继续喝酒去……”

姬歌默不作声地走在路上,石鲁几人也识趣的没有多问及有关他的事,他心中蒙上一层淡淡的阴霾,黑衣少年虽然隐藏极深,可他还是从对方眼中看到了一丝莫名的敌意,不知道是从何而来。

姬歌尽力回想在古堡中见过的每一个少年,他可以确认自己从未见过此人!

在沉思中他们来到了一家破落的小酒馆,看来里面光顾的人不多,整个酒馆之中只有几个桌椅,桌子都很是陈旧,其上还泛着污腻的油光,临近黄昏了,在夕阳余晖下一个胖乎乎的半老男人正杵着下巴坐在那里,硕大的头不时倒向一边。

“呦呦,还有人有生意上门不做,不做我可就走喽……”胡子男人还没走进去,就大呼小叫起来,朝着那胖老头挤眉弄眼,嘴巴里佯似要走的意思,可实际随便找了个位子就看似讲究地抹干净一屁股坐下,死死吸在凳子上,恐怕有人拿着砍刀追他也不会挪半步。

胖老头原本耷拉着脑袋昏昏欲睡,听到自己最不爱听的熟悉声音又在叫嚷起来,猛然站起重重一拍桌子,指着胡子男的鼻子怒喝道:“又是你,今天死也不给你吃霸王餐了,哼哼,想赊账,门都没有!”

“唉唉,别啊,嘿嘿,你看我带了谁?”胡子男听到胖老头一见面就揭他的短,脸皮微红焦急地走上前去,勾住他的脖子凑在耳边嘀咕。

“你,你干嘛?哼!就算跟我套近乎也不可能,把电与煤的交易成本降到最低除非你结了之前的账……嗯?什么……”胖老头还在兀自嚷嚷,听到胡子男的话渐渐安静下来,瞅着胡子男指着的姬歌几人,心里立马忙活开来,这可都是财主!

胡子男拍拍他肥嘟嘟的胸口,丢给他一个心领神会的眼神,又抖抖自己的怀包,哗哗响声中笑得无比灿烂。

“哥哥腰包有了底子,怎么会忘了兄弟,嘿嘿,之前都给我一并结了吧!”他方才趁着人群都陷入混乱中,没人注意,利用靠前的位置遮挡住目光偷偷一把撂走了不少金银之物,一想到其他人反应过来时发现属于自己那份分的少了很多的精彩表情就忍不住得意,此刻揣着沉甸甸的,说话底气都足了很多。

胖老头眼睛一亮,果然不枉费自己对他这么好,也不管胡子男的自言自语,回了个感激的眼神就上前招呼他们,石鲁略显生涩更多是胖老头一通天花乱坠说服下点了很多烤鹅,肥肠之类的荤食,还有几罐酒。

胡子男对他们一笑,如实说道:“我的确有点徇私,各位爷见谅,不过胖子家的味道的确不错,至于价钱也是沙石最公道的。”

石鲁朝他摆摆手,示意自己不太介意这些,来到自己以后会呆很久的地方怎么能不吃一顿好的。

在胡子男乱侃中,说了些城头城尾的小传闻,也不算无趣等了没多久,胖老头就端上来一盘盘的油光酥嫩。

几个大汉看块头就很能吃,即使是胡子男在捻了一块肥肠塞进嘴里,回味了很久,一副享受的神色,骤然发现已经被消灭了大半也奋力加入抢食的行列。

至于姬歌更加恐怖,在石鲁几人惊骇,胖老头越看越欢喜的神情中接连加了八只烤鹅才拍拍肚子,示意自己吃饱了。

“哈哈,小兄弟果然好肚量!来来,哥哥也不会说话,走一个!”石鲁端起酒杯敬他,仰头就一饮而尽。

“对对,要不是我路上喊住了你,咱几个还能在这一起吃喝吗?哈哈……”那个莽货也擦擦满嘴的油水,拉拉那个只知道闷头吃的木讷兄弟,同时站起来倒满酒倒进肚子。

姬歌看着眼前满满一杯溢出不少的酒杯,眼前有些朦胧,他想起了很多,想到了第一次喝酒时的场景,想到了……老爹。

他二话不说举起就大口灌到嘴里,荒原的酒最是有劲,辛辣之感入喉,像吞了火液一般火辣辣的,到了腹中一股热气升腾而起,涌上他的脑袋,额头都渗出汗来,他的眸子无比的明亮。

“喝!”

“喝喝,哈哈……”

……

姬歌不知道自己喝了多少酒,只知道一昧灌入喉咙,酒是时光泪,最是催人,豪爽的大笑声和杯盘碰撞声中让他想起了很多或喜或悲的往事,喝到最后酸甜交加,渐渐变成苦涩弥漫在他的胸膛,眼前模糊起来。

他只知道一醒来时,自己就倒在床上,身上还泛着刺鼻的酒气,只觉头痛欲裂,嗓子干裂,晃晃昏沉沉的脑袋,双臂撑起身子向四周看了看,石鲁三兄弟还有胡子男甚至连胖老板也歪歪扭扭地躺在旁边的床上大睡,胡子男还大声扯着呼。

有些摇晃的站起身子,姬歌轻轻打开门,柔和的光照在他的脸上,让他不禁眼皮微眨,深深吸了一口气,一阵带着稍许凉意的晨风吹来,扫走了宿醉的昏意。

不知道有多久没有这样了,什么都不想,让酒精麻痹自己,彻彻底底地放纵一场,这一年来,他活得很辛苦,连喘气都要小心翼翼,迈错一步便可能陷入无尽深渊。

“呼……”

姬歌长长吐出一口浊气,这是小酒馆的后院,没有多大一目了然,他径直走到井边,拎上来一桶井水,冰凉的井水甘甜沁人,他咕咕喝了几大口,才稍解喉咙的灼渴之意,双手泼在脸上,眉眼全被打湿,让他最后一点的困意也消尽而去。

他低着头望着井水里的倒影,当年那个少年已经成熟了很多,棱角也逐渐显露,稚嫩不在,取而代之的是一种刚毅和隐忍,黑色的瞳子幽深而澄澈。

姬歌将脸埋进水中,憋了很久很久,他猛然拔出,桶里的水哗哗乱溅,在阳光下竟然映射出彩虹般的斑斓色彩。

“小兄弟,你醒了啊,呵呵,果然是年轻人啊,我这就去给你们做点吃的……”

胖老头哈着气从房间里慢腾腾走出,伸了个懒腰,看见姬歌,怔了一会随即笑着招呼道。

乌鲁木齐看白癜风专科医院
哪种药治肝纤维化有效果
娄底白癜风

继续阅读

2012年美国市场新车平均百公里油耗98维权

2012年美国市场新车平均百公里油耗9.88升据美国密歇根大学交通研究学院(Un...

来自:安全发表于:2020-10-25 14:39:30
图王刚刚发了一个短文大概的意思是维权

图王刚刚发了一个短文,大概的意思是:即时通信成40%民上第一入口.另外门户,...

来自:安全发表于:2020-10-25 13:08:59
灰鸽子病毒新品发布所有应用软件恐变后门维权

“灰鸽子”病毒新品发布 所有应用软件恐变后门近日,瑞星反病毒实验室发...

来自:安全发表于:2020-10-25 12:24:51
劳模精神永远是一种时代精神图维权

劳模精神永远是一种时代精神(图)庆祝“五一”国际劳动节暨表彰全国劳动模...

来自:安全发表于:2020-10-25 10:21:53
求职简历最好避开那些字眼维权

求职简历最好避开那些字眼你知道你的简历里那些词语会在不经意间惹恼招聘...

来自:安全发表于:2020-10-25 10:01:50
中国文物保护基金会社会文物保护专家委员会维权

中国文物保护基金会社会文物保护专家委员会在京成立本报讯 阮富春报道 1月...

来自:安全发表于:2020-10-25 08:55: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