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新能源

慧可的故事讲述的是色不异空这样一个佛教的网络

2020-09-24 02:50:54 来源:北票汽车网站

摘要:慧可的故事讲述的是色不异空这样一个佛教的哲学命题,大致的含义是“一切物质现象与空无或虚无的状态没有区别”。这个命题说明了事物不是自因的存在,也说明了“空”(空性)不是离开具体事物的抽象存在。也就是说,一切抽象属性都是依存于具体事物而存在的,如果这么说的话,所谓“情”者,因人而存在,脱离了人而去追求纯粹的“道”,无异于缘木求鱼。 (一)闯入古寺

巍峨的群山,高峰耸翠,有的拔地而起,有的逶迤连绵,如果从空中望下去的话,脚下的群山正好呈现出互相叠压,状如千叶舒莲的姿态。原来这就是大名鼎鼎的少室山啊,沈珍珠知道,从唐代起就有“少室若莲”的说法,因此少室山也被称为“九顶莲花山”。

几声佛钟响起,前面不远处是个寺院。汉地寺庙有宫塔式、塔楼式、殿宇式、单院或多院的廊院式、天井式、散点式、集锦式等多种类型,有句话叫“天下名山僧占多”,也就是说名刹古寺大多数坐落于山清水秀、清泉悬瀑、古木参天、云蒸霞蔚的名山胜景中。所以,像少室山这样的好地方,当然也少不了一座古刹了。

沈珍珠告诉自己,既然来到了这里,就要忘记自己是一个窈窕淑女,就要让自己变得狠辣起来,否则的话又怎么能够将他拉回到自己的身边呢。所以,她深深地吸了一口气,站到了少林寺的门口,敲响了山门:“你们这些秃小子,赶快把姬光这个混蛋给我叫出来。”

山门很快打开了,一队僧人在一个白胡子老和尚的带领下,排列有序,迎接沈珍珠。

“阿弥陀佛。”老和尚说:“贫僧了空,女施主,这里没有你要找的姬光,一入佛门,便舍弃了凡俗的一切,所以,这里没有女施主所说的姬光。”

沈珍珠的眼中流露出一丝怨恨的神情,缓缓地说:“我知道,他连爹娘给的名字都不要,削发为僧,舍弃了三千烦恼丝,我要见的这个人,现在的法号叫做慧可,你们将他给我叫来吧。”

“阿弥陀佛。”了空又口诵佛号道:“女施主,慧可师弟正在参悟佛法,女施主还是请回吧。”

“参悟佛法?”沈珍珠冷笑着说道:“连孝道都不能够尽的人,有什么资格说参佛?你们去将他给我找出来,我要好好地骂骂他。”

了空叹息了一口气道:“女施主,不知你缘何出言不逊呢?难道,你和我的慧可师弟有仇吗?”

“无仇。”

“那是有怨?”

“也无怨。老和尚,我其实根本就不认识他,我只见过他的父母,我和他能有什么仇怨呢?”沈珍珠冷冷地说道。

了空见沈珍珠满嘴胡话,说话颠三倒四的,心中便觉得这一定是一个疯子,然而,他乃是一代高僧,当然不好径直赶她走,只好耐着性子道:“女施主,既然你们无怨无仇,那你究竟找慧可师弟有什么事情?”

“我说了,骂他啊。”沈珍珠杏眼圆睁地说道。

了空认定了这女子是个疯子,想唤弟子送她下山。可是,就在这个时候,那沈珍珠突然柳眉倒竖,咬碎玉齿,似乎是发狠一般,猛地向着那寺庙里面冲了进去,和尚们一看便着急了,这女子果然是个疯子,竟然想要硬闯山门啊。他们连忙举棍阻挡,可是这沈珍珠却像泥鳅一般狡滑,她的身子飘然从几个和尚的棍棒之间滑过去了。

一个浓眉大眼的僧人看着气恼,他怒吼道:“女施主,你不要太过分了。”他举起棍子就想要朝着沈珍珠的后脑勺砸去,了空连忙伸手拦住道:“天聪,不可,出家之人,以慈悲为怀,怎可伤害了这位女施主。”

“是,师父。”那僧人看见师父发话,便收住了棍子,可是眼中却带着忿忿的表情说:“可是,师父,这里是佛门清净之地,难道就任由她在这里胡闹吗?”

就在两人说话的功夫里,那沈珍珠却已经向着远处飞跑了过去,一边跑一边还在嘴里嘟嘟囔囔地说:“慧可,你个混蛋,难道我还降不了你吗?”

天聪对了空道:“师父,看这女施主说话越发疯癫了,难道,就这么任由她进去吗?”

了空皱眉道:“那当然不行,少林寺乃是佛门清净之地,怎可任由她喧哗,这样吧,让弟子们布置伏魔棍阵,将她拦住,但是,切记,千万不可伤到了这女施主。”

天聪点头道:“是,师父。”他说着就一溜烟地向着远处飞跑了过去。这个时候,寺中已经一片大乱,沈珍珠不知道慧可究竟在什么地方,只是拼命地四处乱跑,而此时,天聪则带着一行少林弟子从后面包抄了上去,将她拦在了中间。

“女施主,请不要太过分了,请随我们出去。”天聪将棍子横挡在胸前,双手合十对沈珍珠说道。

沈珍珠却是一点都不领情,她冷笑了一声就向着天聪冲了过去,天聪叹息了一口气道:“佛法无边,回头是岸,布阵!”

一声令下,训练有素的僧人们就很快将沈珍珠拦在了中间,一个和尚一棍扫中了沈珍珠的左腿,沈珍珠单膝跪倒,可是身子却从斜刺里滚出,模样虽然难看,可是却破解了对方的阵势。她又继续向里冲去,僧人们又围了上来,他们不敢伤到沈珍珠的要害,只是一味阻拦,将她绊倒,就这样,沈珍珠不断地摔跤,又不断地前进,饶是那些僧人们无意伤害自己,她的身上也还是添加了不少的伤痕。最后,她终于精疲力竭,趴在地上动不了,可是她的眼睛却还是直勾勾地盯着前方,似乎是在寻找慧可在什么地方。

了空匆匆赶来,对僧人们说道:“住手,勿伤她性命。”说着就带着责备的眼神看了看天聪。

天聪无可奈何地说道:“师父,我们真的没有想要伤害这位女施主,是她自己固执,自己伤害了自己啊。”

沈珍珠的眼睛痴痴地看着天空,口中喃喃自语道:“难道,难道,我真的见不到姬光了吗?”

然而,就在这个时候,她的眼睛却突然看见在虚空之中有一个幻影渐渐地出现,一开始的时候很模糊,但是缓缓地却变成了一个娇嗔可爱的女子的模样。她生得真是好看,只见她斜贴绿云新月上,弯环正是眉弓样。

那女孩子笑着对沈珍珠道:“这位 姐,你为什么那么执着,一定要见到姬光呢?”

“我?我也不知道,我只是觉得,我必须要见到他。”沈珍珠被那女子这么一问,心中也有些迷糊了,是啊,自己为什么要去见一个从来都没有见过的男子呢?想到这里,沈珍珠又突然感到有些不对劲了,这里不是少林寺吗,这些色不异空的和尚们,怎么会养着一个小女孩呢。

不过,她环顾四周,那些僧人们却好出现有力的反弹不现实像一点都没有注意到小女孩的存在,那了空大师还在兀自对自己说教,劝说自己离开,不要去打扰慧可参禅呢。只有天聪,他痴痴地看着自己的身边,似乎发现了什么端倪。

“你,你是何人?你怎么会在这里呢?”沈珍珠不由得好奇地问道。

“我?我是这山里的精灵啊,我喜欢听佛法,而且,也喜欢闻香的味道,所以就经常来这里啊。”少女嘿嘿地笑着说道。

“精灵?难道,这山里真的有精灵吗?你是莲花仙女?”沈珍珠早就听说过,少室山物宝天华,山峰类似莲花,这里面住着一位莲花仙女,难道,竟然是真的吗?

莲花仙女格格地笑了起来:“ 姐,你也知道我的名字啊。嗯,我问你一个问题,你是不是真的那么想要见慧可那个小和尚啊?”

沈珍珠点点头道:“是的。”

莲花仙女点点头道:“啊,其实,我也很想去见他呢,只是,他现在一直都在达摩洞外,聆听达摩祖师的教诲,达摩祖师身上的佛宝之气太足了,我这个小精灵有些不敢靠近他,所以我也很久没有见过他了呢。”她琢磨了一下,又说道:“啊,既然你那么想要见他,那我就想办法帮你吧。”

沈珍珠诧异地问道:“你也想见他?你为什么要见他呢?”

莲花仙女上下打量了一下沈珍珠道:“嘿嘿,这个,我就不好说了,等我们见到他的时候,再说吧。只要我附身在你的身上,那么,你的身上就有了我的身手,而我也有了你的人气,这对我们两个都有好处的,我们就都能够去见他了呢。”

沈珍珠觉得这个莲花仙女有些怪怪的,不过,也罢,她自己不也是一个怪人吗,她缓缓点头道:“那好吧,我们一起去见他。”

“好嘞。”莲花仙女欢快地跳了起来,身子向着沈珍珠靠近了过去,就好像一道青烟一样,飘进了沈珍珠的身体里。沈珍珠就感到自己脑子一晕,失去了大部分的知觉,只是残留一丝意识,感到自己的手脚都不受自己控制了。

被附身的沈珍珠笑嘻嘻地从地上爬了起来,全然没有了之前的那种颓丧的样子,这让了空等人都吃了一惊,他们都觉得沈珍珠仿佛在这一瞬间突然变了一个人。

“嘻嘻,大和尚,小和尚,不大不小的和尚,你们好啊。”沈珍珠笑呵呵地说着,这种打招呼的方式,让众人都吃了一惊。了空更加相信了,这女子就是一个疯子。

突然间,了空有些明白了,他想起了这林间有一个叫做莲花仙女的精灵,难道这女子竟然是受了莲花仙女的蛊惑吗?

了空一甩手中的拂尘道:“妖孽,我问你,你可是莲花仙女,附身在这女施主的身上?”

沈珍珠似乎是吓了一跳,她用手捂住了自己的胸口道:“哎呦,吓死我了,老和尚,你刚刚对沈珍珠说话可不是那么凶的啊,怎么现在对我却好像凶神恶煞一般呢?”

老和尚怒道:“废话,你乃是妖孽,怎么能够和那女施主相提并论,我劝你还是快点从这女施主的身上出来,否则的话,不要怪我少林寺佛法无情。”

沈珍珠扭动着水蛇一样的腰身,笑着说道:“老和尚,你怎么说翻脸就翻脸啊,佛祖不是都说了,世上万物都是有佛性的,当年,佛祖爷爷不是也允许蝙蝠精去听法吗?其实,我莲花也是一心向善的啊,我也很喜欢听佛经呢。”

了空怒斥道:“荒唐,你附身在人的身上,还说自己是好意?”

“那是人家答应了让我附身的啊。”沈珍珠笑道:“你这个老古董若是不相信,就算了,难怪你成不了大道呢,因循守旧,算了,我还是找我的慧可哥哥去吧。”她说着就格格地笑了起来,身子向前一个纵跳,向着达摩洞的方向进发。

“不好,那妖孽想要去达摩洞,祖师和慧可都在那里,若是被她搅扰,弄得走火入魔,那可如何是好啊。”了空此时着急了起来:“天聪,带领僧众将她给拦下。”

可是,此时的天聪却迟疑地说道:“师父,可是,你不是说不要伤到女施主吗?”

了空斥责道:“那女施主被妖孽附身了,我们现在是在救她,你懂吗?还不快去。”

天聪的脸上露出了一个为难的表情,但是,他却还是一狠心说:“弟子遵命。”说着就带着人冲了上去。

(二)过关斩将

沈珍珠看见身后有人追来,倒是一点都不担心,反而回过头笑呵呵地说道:“小和尚,你叫天聪是吗?来啊,来和我玩玩?”

天聪听到这里脸上顿时一红,心中暗自想道:她?她竟然知道我的名字?那是莲花仙女自己的声音吗?怎么如此好听。他想到这里,又暗自道了声惭愧,口中默念心经,提醒自己莫要着了色相。

天聪来到了莲花仙女的面前,厉声说道:“妖女,还不速速离去,否则,小心我佛法无边。”

沈珍珠笑得前仰后合:“好啊,好啊,我倒是要看看你的佛法如何一个厉害呢,小和尚,来吧。”

天聪的眼中露出了一丝不忍心,不过,他还是一咬牙,向着沈珍珠使出了一招,他下定了决心,要在最快时间之内,将这个女子撂倒,这样的话,既能够赶走心魔,也不会对那位女施主伤害太大。

想到这里,他便使出了自己的绝招,八步赶蝉。这一招还是祖师达摩教给他的呢,在整个少林寺之中,也就只有他练成了这一招。这一招要分别据以色列军方称用自己的双掌、双肘、头、双肩、双膝、双腿、双足尖、双足跟等八个不同的部位,依次连续撞击对手,招数仿佛长江之水一般,连绵不绝,一招快似一招,一浪高过一浪。

然而,这时候的沈珍珠体内有了一个精灵,所以,她的速度也十分快,就在天聪的掌风刚到自己眉间时,她陡然间身体直直地向后倒去,天聪连续几次进攻都被沈珍珠的后仰之势卸去,等天聪双膝击到沈珍珠胸口的时候,沈珍珠的膝盖已经弯曲成九十度,整个上身都和地面平行了。

天聪心想:我足尖扫你的额头,这最后的一招,你一定无法避闪了。于是,借着惯性,他把全身的力量都凝结在足尖,攻击沈珍珠的额头。谁知,这最后的一招却又扑了个空,原来沈珍珠的身体再次后仰,她的膝盖又伸直了,整个身体斜向而出,笔直与地面形成了一个角度。天聪的足尖擦着她的额头过去了。此时沈珍珠的重心完全在身体外面,可是她却在自己还未倒地的瞬间又再次发力,旋即身体又直挺挺地站了起来。

天聪用力过猛,而且此时他的身子已经紧贴地面,双膝跪于地上,嘎嘣一声,地面的青砖竟然承受不了这么大的力量,碎了。

沈珍珠的身子刚刚站稳,就一拔双足,凌空掠起,翻身落到天聪前面,天聪一抬头,就看见一个俊俏的身影站在了自己面前。

“大师,你对小女子行这么大的礼,小女子怎么当得起啊?”沈珍珠说罢便掩口而笑,又蹦蹦跳跳地向前飞跑了过去。

“师父,怎么办啊,前面可就是山洞了,若是让她打扰了达摩祖师的修炼,那可如何是好啊?”天聪有些担心地说道。

“没事的。”了空大师双手合十道:“在山洞前,有一个木傀儡阵法,阵法设置在狭窄的山道上面,就算那妖女再厉害,恐怕也是无法通过的。”他嘴里虽然这么说,但是,心中却还是十分担心,于是便带着弟子们大步地追赶了上去。

沈珍珠很快就来到了木傀儡阵的所在之地,越往山上走,木傀儡就越是多,不过,现如今很多的傀儡上面都蒙上了灰尘,看来是很少有人前来使用它们了。

共 10709 字 页 转到页 【编者按】“诸法因缘生,我说是因缘;因缘尽故灭,我作如是说”。天地万物,缘起缘灭,色不异空。这一篇小说,写得非常有特色,把佛教的哲学经典,很巧妙的穿 故事之中。在情节编撰上顺理成章,绝无拖泥带水,给人很清爽之感;在人物形象上,既贴近现实,有把佛教诸多教义特别是色不异空相互融合;在主题教化上,引导人看淡眼前浮华,抛却恩怨情仇,心怀感恩之心,随缘从善。缘起情时,情由心生,心生万象,万象皆空,如此芸芸众生皆为空无,是如此,是无为。小说对佛教理解颇有一定深度,教义经典,值得细细品读。推荐!【:山泉】【江山部·精品推荐15021 0008】

濮阳治疗白癜风专业医院
宝宝奶粉过敏会自愈吗
忻州牛皮癣医院哪家好

继续阅读

抚远水位创历史新高达4373米维权

抚远水位创历史新高 达43.73米8月29日,在松花江、黑龙江两股超百年一遇洪水...

来自:新能源发表于:2020-10-25 14:30:52
关于合众之格石棉垫片研究大家谈维权

关于合众之格石棉垫片研究大家谈产品属性:材质:石棉 截面形状:O型 ...

来自:新能源发表于:2020-10-25 13:58:28
乌克兰总统强调将竭尽全力防止国内冲突升级维权

乌克兰总统强调将竭尽全力防止国内冲突升级2月6日,在乌克兰首都基辅议会...

来自:新能源发表于:2020-10-25 13:24:49
小德连下八局横扫对手携特松加费雷尔进32维权

小德连下八局横扫对手 携特松加费雷尔进32强凤凰体育讯 北京时间1月19日消...

来自:新能源发表于:2020-10-25 13:01:05
昨冷空气驾到仿佛一夜入秋我市将进入梅雨季维权

昨冷空气驾到 仿佛一夜入秋我市将进入梅雨季节本报讯 ( 杨海虹 通讯员 柳...

来自:新能源发表于:2020-10-25 10:55:34
装备制造业智能化发展进行时维权

装备制造业智能化发展进行时如何在逆境中实现出口额的稳步增长,接受采访...

来自:新能源发表于:2020-10-25 09:23:4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