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智能

捉妖记第八十一章一线天光下网络

2020-09-24 04:37:27 来源:北票汽车网站

捉妖记 第八十一章 一线天光 下

“双儿,你真好!”萧琰由衷地说。

“好什么呀,还不是被你逼的。”王双没好气地说:“现在,一线天就在我们面前,你给我想办法飞过去呀。”

萧琰挠挠头,“飞,我,我又不是风行者。”

王双说:“你不是有擒龙术吗,发出你的真元,送我过去呀。上次在遇到纳兰的时候,你不是让我飞了好久的吗?”

“啊,那怎么行,不要说我的擒龙术只能把你送的很近,飞那么远,那也得我紧紧跟着你呀,这个一线天最窄的地方也有十几米,我可没有这么强的修为,即使我有这修为,我也不敢冒险把你送那么远呀,这要是半途有个闪失,那还不要了我的命。”萧琰坚决的说。

“呀,呀,那样只能要了我的小命,怎么会要你的命。”王双嘻嘻笑着。

萧琰尴尬地笑笑,“反正也差不多嘛。”

王双呸了一声,“差不多,差得远了。”

两人虽然说说笑笑,却终是想不出有效的办法。

时间在一分一秒的流逝,眼看暮色就要降临,王双忽然轻轻地叹口气,“如果,我家小黑在,那就好了,才不管它是一线天还是一片天呢,还不是一跃就飞过去啦。”

“小黑,双儿,你说小黑。”萧琰突然兴奋地跳了起来,“我们现在不是有一个小黑,还有一个大黑吗。”

“啊,大黑,小黑。”王双也跳了起来,“呀,呀,我怎么忘啦,大黑、小黑。”

“吱,吱吱。”两只秃鹫的叫声立即传来,原来它们送信给陈殿英和杨树浦后立即又回到了萧王二人身边,它们本是百年灵鸟,见萧王二人一直在疲于奔命,便没有出来打扰他们,只是静静地在天空中滑翔。这时忽然听到小主人的呼唤,立即欢叫着落了下来。

“大黑,小黑,你们这两个笨鸟,能帮我们什么呀?”王双轻轻抚摸着两只秃鹫,它们的身体虽然比一般的秃鹫大了许多,但是和她的鹏鸟比起来,还是小的太多,“我家小黑可以驮着我远翔五百里,可是,你们行吗?”

“吱吱。”两只大鸟不停地叫着,那意思仿佛是在说:“我们也行啊,两位小主人,你们为什么不试试呢?”

王双又是好气又是好笑,“你们说的都是什么啊,为什么这些鸟就是不会说人话呢,我家的小黑不会说,你们这一对大黑小黑也不会说,真差劲。”

萧琰却笑了,“双儿,如果大鸟突然说起人话来,还不得吓坏你呀。”

“那才好玩呢?”王双也笑了,“我才不会害怕呢。呀,小黑,你干嘛?”小黑突然俯伏在王双面前,对着她吱吱吱地叫个不停。

萧琰仔细听了一会,只觉得小黑的叫声阴阳顿挫,虽然没有刚才那样的旋律,但是却好像是在反复诉说一件事似的。他刚才以啸声和两只大鸟进行了一番交流,这时候隐隐感到它们是要背着他们横越一线天,他不由惊讶地叫了起来,“这,这怎么可能!”

“什么啊,哥,你不会也说鸟语了吧。”王双莫名其妙地看着萧琰。

“双儿,不是,我只是好像感觉大黑和小黑它们是要驮我们飞过这一线天。”

“啊!”王双跳了起来,她吃惊地看着眼前的两只大鸟,“它们,它们这么小,怎么可能驮我们过去。哥,你不会是胡说的吧。”

“我,我只是有这种感觉,具体我也说不清,不过,从它们的叫声中我真真切切的感到了它们的意思,等我再问它们一声。”萧琰果然非常认真地对两只大鸟说:“我说,两位鸟兄弟,你们是不是要驮我们飞越这一线天呀,如果是,你们就点点你们的鸟头。”

两只大鸟不等萧琰说完,就连连点头。

“啊,你们真的可以呀。”王双还是不信,“你们再点点头,我才敢肯定。”

这一次不但小黑连连点头,就连沉稳一点的大黑也是拚命地点头。

“没错吧。”萧琰说:“两位鸟兄弟,对于你们的好意,我和双儿心领了,只是,只是你们的身材也太袖珍了一点,这一线天上面气流相当的复杂,你们真的能行吗?”

“吱吱吱。”这一次两只大鸟一起大叫,那样子对萧琰瞧不起它们相当的不满。

“好吧,我先来试试,双儿,你在这等我。”萧琰看向王双,很想命令她留在这里,可是又不忍心。

“哥,不行,干嘛要让你来试呀,要试,也得让我来试,因为我要比你袖珍一点呀。”王双俏皮地说,她很好地套用了刚才萧琰那‘袖珍’一词,不过,萧琰听着却很别扭。

“拿你没法子。”萧琰无奈地说:“好吧,我们一起上去,你坐本场李昂的停赛对舜天后防线排兵布阵形成了一定考验。国安上轮拿下辽宁之后大黑,我坐小黑,这绝对没有商量的余地,因为,我有擒龙术,万一小黑支持不住,我可以发出真元助它一臂之力。”

看萧琰说得很坚决,王双知道这已经是他的底线了,所以,便笑着跃上了大黑,萧琰也跃上小黑。

“飞啦!”王双叫了一声,大黑双翅在地上一拍,直震得树木乱颤,“嗖”的一声,冲天而起,飞得竟然又快又稳。

萧琰生怕小黑起飞时吃力,便运起身身的真元,向下反冲,然而,还没等他的真元发出,小黑已经腾空而起,不一会,便和大黑扶摇直上。

“太棒啦!”王双兴奋地大叫,“大黑,你这家伙,真有你的,一点也不比我家那小黑差,嘻嘻,以后,见到它可要好好地说道说道它。”

两只大鸟听见王双在夸赞它们,越发地大展神威,双翅振动的幅度越来越大,频率也是越来越高,然而却听不到一点翅膀搏击气流的声音,原来,大鸟的飞行完全是借着气流的上升和下降的力道,就像是它们已经和气流溶合在一起一样,不但极大地节省了它们的体力,也使得它们的飞行速度变行更加地快捷。

萧琰本来提起真元想助小黑一臂之力,但是,现在看来,小黑驮着它却是驾轻就熟,他坐在它的背上除了略显窄狭一点外,竟然和骑在大青马身上也差不多少。

仅仅片刻工夫,大黑小黑的速度已经提升到极致,本来它们只要略一振翅,就可以飞过一线天了,但是,两只大鸟却忽然折身向着一线天下面飞掠而去。

“大黑,小黑,你们干嘛?”萧琰轻轻拍拍小黑的背后。

小黑只是回头“吱吱”叫了两声,更加迅速的向下掠去。

“双儿,小黑它们好像发现下面有情况。”萧琰对王双说。

“有就有呗,我好久没有骑大鸟顽耍了,今天正好过把瘾。”王双笑嘻嘻的说。

“好啊!”萧琰见王双玩兴正浓,也不忍心拂了她兴头,他是他却生怕下面会有什么危险,所以,他再次提起了自己的神识,紧紧地探向下面。

两人二鸟飞在空中,俯瞰一线天,只见一线天下面云雾缭绕,如梦如幻,美得让人心醉。但是,就在这里柔美的云雾之中,却隐隐有一阵阵的黑气夹杂在其中,王双的鼻子远较一般人灵敏,她轻嗅了两下,忽然皱眉对萧琰说:“哥,小黑它们说的没错,这一线天下面真的有古怪。”

“是吗?”萧琰还在为王双担心,有点心不在焉地说。

王双说:“是的,我敢肯定,这一线天下面一定隐藏了一个不为人知的天大秘密,难怪老木头那帮人要千方百计地阻止外面的人进入,我想,这个鹰愁崖下一定有一个远比我们胡乱编造的天鹰宝藏更重要的存在,我们这一次真是歪打正着了。”

“啊,竟有这样的事,双儿,你不会搞错吧。”萧琰感到非常意外。

“不会错的,这一线天下面的黑气中有一种特殊的味道,我曾经在我爸的实验室里闻过,我爸爸说这是一种异世界的东西,好像叫什么炸药似的,对,炸药,就是炸药,绝不会错的。”王双又嗅了几下,终于肯定地说。

“啊!异世界,炸药,它们又是什么玩意儿。”萧琰有点茫然地说。

王双说:“呀,呀,这些好复杂的,一时我也说不清,等以后再慢慢地告诉你,总之,很神秘的,也很厉害,出乎你意料的厉害。”

“啊,难道比术法和武道的强者还厉害吗?”萧琰想了想,还是不得要领,忍不住又问。

“啊呀,这,这我可说不清,反正,它们不是同一层面的东西,不好比的,就像是风,你非要拿西瓜和它比,你怎么比?”王双这么一说,萧琰更迷糊了。

两只大鸟如疾风迅雷,很快地深入到了一线天的底部,由于它们飞的实在太快,在它们经过那几座两边人对峙的独木桥时,两边人只觉眼前飘过两片黑影,再注目看时,却早已无影无踪。

“吱吱。”小黑忽然轻轻地叫了两声,萧琰经过和它的几番交流,已经明白了它的意思,赶忙对王双说:“双儿,别说话,小黑好像已经发现什么了。”

这时候,萧琰也已经闻到了一种刺鼻的怪味,这种味道他从未闻过,不由征询似地看向王双,王双点点头,表示是的,这就是炸药的味道!

越往下面,竟然越是宽敞,抬头看天,只剩下了窄窄的一线天光,这才是一线天名称的由来。

又过了一会,已经可以透过云雾看清下面的景色了,原来这鹰愁崖下面竟然是别有洞天。不但地方大的出奇,最奇特的是竟然开遍了鲜花。

离着地面好远,就闻到了一股扑鼻的香味,这香味非常奇特,一直沁入人的肺腑之中,说不出的受用。原来那股难闻的炸药味反而变得很淡很淡,淡得几不可闻。

这是什么花呀,这么香,萧琰和王双都是一个心思,这里不是马匪窝吗,怎么却像是一个硕大无比的大花园呢?

转眼间,大黑小黑已经飞临了鲜花上面。

这时,一线天光正好洒落在鲜花上面,照得山谷中如霞似锦,再加上氤氲的云气,笼罩着无边的花丛,更加的如梦似幻,王双忍不住轻轻欢呼一声,“太美啦!”

萧琰也极是震憾,他也绝对想不到鹰愁崖下面会有这么一块世外桃园,可是,那些穷凶极恶的马匪又在哪里呢?

正在萧琰惊疑的时候,却听得下面有人在说话。他立即传音给王双,“双儿小心,这下面好像有人。”王双冲他做了个手势,意思是知道了。只听下面那人在说:““哎,我说冯兄弟,郑大人派我们来这优昙谷中,整天对着满谷的鲜花,究竟是为什么呀?”

只听那个冯兄弟轻轻嘘了一声,“大李子,你还不知道这优昙谷的重要之处吧,告诉你吧,这里有几十顷的优昙花,那可是我们组织未来的一大经济支柱,告诉你,你千万不要说出去,不然,上面知道了,立即把你我拉出去哈刺了。”

大李子说:“我只是随便问问,这里又没有外人,冯兄弟,你就告诉我吧。”

“告诉你也不要紧。”冯兄弟压低了声音说:“你知道这优昙花是一种什么花吗?”

“不知道,反正我总觉得它怪怪的,不过,真的很好意味着中国的人口红利将进入逐渐收缩的态势”看呀。”

“对了,它是怪,而且非常怪,据说这优昙花是从异世界带来的奇种,元首化费了很多财力,动用了无数人力,好不容易才在这鹰愁崖培养成功。据说,它的品质远远地超过了它们的原产地,所以,郑大人才会说我们这里的优昙花是优昙花中的极品。”

第八十二章极品优昙

开封牛皮癣治疗费用
天津治疗白癜风专科医院
廊坊去哪里看白癜风

继续阅读

专家看好俄罗斯与亚洲经济体合作前景维权

专家看好俄罗斯与亚洲经济体合作前景新华莫斯科5月23日电(刘怡然)亚洲商业...

来自:智能发表于:2020-10-25 14:16:21
北京取消高中报名费强制戒毒费8项行政事业维权

北京取消高中报名费强制戒毒费8项行政事业性收费原标题:高中报名费强制...

来自:智能发表于:2020-10-25 13:17:19
保险扩面健全农业受灾理赔机制维权

农业既是国民经济的基础,又是一个容易受天气变化、病害影响的传统产业,...

来自:智能发表于:2020-10-25 11:22:05
习近平呼吁维护世界文明多样性维权

习近平呼吁维护世界文明多样性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24日表示,应该维护各国...

来自:智能发表于:2020-10-25 11:15:03
柳州各级工会为冲刺全年目标任务加油鼓劲维权

柳州各级工会为冲刺全年目标任务加油鼓劲柳州消息(廖冠华、通讯员叶仁茂...

来自:智能发表于:2020-10-25 09:55:25
广告的创意也有一定的原则如维权

让我们先来了解一下什么是络广告创意,广告创意就是通过大胆新奇的手法来...

来自:智能发表于:2020-10-25 09:48:39